還原西安事變當天:蔣最擔機車借款心什麼?
  【中國新聞周刊網12月12日綜合報道(記者 秦悅)】歷史上的今天,1936年12月12日,為了勸諫蔣介石改變“攘外必先安內”的既定國策,停止內戰,一致抗日。時任西北剿匪副總司令、東北軍領袖 張學良和時任國民革命軍第十房屋貸款七路總指揮、西北軍領袖楊虎城在西安華清池發動兵變,扣留了時任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和西北剿匪總司令的蔣介石,又稱“西 安兵諫”、“雙十二事變”。
  這天凌晨房屋二胎,西安臨潼的槍聲,拉開了被美國作家斯諾稱為“歷史的大峽谷上實現了一次大跳躍”、“西安事變”的帷幕。本網記者綜合多方史料,通過當事人追憶、日記、書信找尋線索,力圖還原那天的真實經過。蔣介石、張學良、楊虎城、宋美齡,這些大人物經歷了什麼?
  “西安事變”背烤肉景回放
  九一八事西裝外套變:1931年9月18日,日本關東軍發動了“九一八事變”,張學良撤出了東北,退入山海關內。
  共產黨中央紅軍抵達陝北:1935年秋,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國工農紅軍,經過被毛澤東命名為兩萬五千里長征的轉移,抵達陝北革命根據地保安縣吳起鎮會師。
  一二·九運動:1935年12月9日中共在北平舉行了大規模的大學生示威游行,呼籲“停止內戰,一致對外”,全國人民抗日熱情高漲,給實行“攘外必先安內政策的國民政府巨大壓力。
  中共確立抗日統一戰線政策:1935年12月17日,中國共產黨瓦窯堡會議確立了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政策。1936年2月,中共宣佈開始東征抗日。
  兩廣事變:兩廣事變,又稱六一事變或西南事變。1936年6月1日,陳濟棠、李宗仁在廣州發出通電。痛陳九一八事變後日本軍對中國土地的踐踏,決定率所 部北上抗日,收復失地。由於兩廣事變和平解決,蔣介石便將預備征討兩廣的中央師悉數北調,用來剿共,並準備將張學良的部隊調離。然而也因蔣介石的過分自 信,僅帶少數文武飛往西安,結果西安事變時所有人都被扣留。
  因此,史學家唐德剛認為,因為兩廣事變的危機安然度過,西安事變在1936年的西安臨潼驪山“非爆發不可”。
  蔣介石侍從秘書蕭贊育回憶:蔣介石脾氣很大
  蕭贊育時為蔣介石侍從秘書,他從一個側面回憶了自己親歷的西安事變。
  12日凌晨5點左右,忽然槍聲四起,勤務兵梁介然和書記林培深都跑進來,報告情況,我立刻穿好衣服,步出房外,打開靠外牆的小門一探究竟,不意門一開,馬上一顆槍彈射了過來,接著是一名傷兵爬進了門口,只是叫痛,不能多言語。“到底怎麼回事?”大家都不明白。
  由於不能出去,我乃走上閣樓,往外張望,此時天已微明,只見密密麻麻的都是張部東北軍,但是後面驪山上,很清楚的看到穿黃軍服與灰軍服的少數人,還在彼此射擊,被擊中者一個個滾下山來。
  慢慢地,天已大亮,槍聲漸止,我再度開門,走向牆外廣場,想多瞭解一些情況,張部士兵問明我的身份時,說:“委員長不抗日,我們是要抗日的。”我被送到衛兵門房,那時門房裡已聚集了侍從人員二三十人,有不少是從床上拉下來的,只披上大衣便出來了。
  門房中,張學良的軍官再進來詢問:“委員長究竟往哪裡去了?什麼時候離開的?”誰也說不出來。我這時還在為蔣介石慶幸:“蔣介石可能早已聞警,避過此劫了。”
  約八九點鐘,忽聞後山鼓噪聲大起,並有人高叫:“委員長找到了!委員長找到了!”隨即發出集合號音,沒幾分鐘,蔣介石下山了,併在門房的大門口停下來,只聽到蔣介石高聲道:“我要在這裡休息!”又聽有人說:“副司令在西安等候,請上車到城裡去。”
  蔣介石走後,我們侍從人員也坐上大卡車,被送往西安楊虎城綏靖公署的衛士隊,草席地鋪,每人一條軍毯,裹著毯子靠壁而坐,到下午二、三時,士兵送來一桶飯,一桶菜,有碗筷,無桌椅,飯菜既惡劣,心情更壞,不食亦不飢。這時交際科長周文章帶來了八大主張之印刷文件。
  第二天早上10時,張學良前來,到每一個房間,對我們的受驚表示慰問,這時我要求和他談話,張同意,自己將房門關上,我們兩人便站著談。
  張學良首先表示此次行動主要是為了抗日,此次兵諫,系由於蔣介石不接受意見,出於不得已,並告訴我,蔣介石脾氣還是很大,不肯吃東西。我便要求在我們四位秘書中,有一人去見蔣介石,聽候招呼;他說,不需要,委員長在那邊有人照料得很好。
  張學良警衛長孫銘九回憶捉蔣過程:蔣最擔心的是紅軍發動襲擊
  孫銘九是張學良的警衛營長,張學良曾對他說,在他成為軍人的那一天,父親便對他說:“你要做軍人嗎?你要把腦袋割下來掛在褲腰帶上!”在下達扣蔣命令之際,張學良真有“把腦袋割下來掛在褲腰帶上”的感覺。
  孫銘九回憶說,12月11日夜10時左右,當他奉命來到金家巷張公館,張學良對他說:“現在要你去請蔣委員長進城,絕對不能把他打死!”張學良已意識到 “兵諫”之舉倘若失敗,後果將會如何。他對孫銘九說:“明天這個時候,說不定我和你不能再見面了。你死,我死,說不定了。”孫銘九也意識到此行也許有去無 回。他在出發前回家向妻子劉靜坤告別,還匆匆寫了一張遺囑式的紙條,放在軍裝上衣右邊的口袋里。
  午夜,東北軍、西北軍展開了聯合行動: 張學良的東北軍負責前往臨潼扣蔣,楊虎城的西北軍則負責扣押蔣介石在西安城內的軍政大員。一切佈置停當後,張學良把這一重要消息告訴了秘書劉鼎,孫銘九則 和白鳳翔、劉桂五朝臨潼進發了。他們所率的東北軍士兵,當時並不知道行動的真相,長官們只對士兵們詐稱:副司令張學良被扣押在華清池,趕快前去營救,要活 捉蔣介石。因為蔣介石扣了張學良,只有扣了蔣介石才能救張學良!
  事先摸清的蔣介石衛隊兵力是:院內,約80人;院外,禹王廟附近,有憲 兵70人左右。王玉瓚率領的一營,負責解決禹王廟的憲兵。孫銘九手下的連長王協一,率50人乘一輛卡車,首先出現在華清池大門前。門衛攔車、開槍了,王協 一指揮兵士下車還擊,雙方激烈槍戰。這時,孫銘九的卡車到達,車上也有50多人。在混戰中,孫銘九率部衝過大門。
  孫銘九繞過二道門前密 集的彈雨,和連長王協一匍匐摸進了五間廳。當他們闖入蔣介石的卧室,吃了一驚:人去房空!環顧四周,桌子上放著蔣介石的軍帽、皮包以及假牙,衣架上掛著大 衣,孫銘九用手一摸被窩,還是溫暖的,這表明蔣介石剛剛出走。床旁的一扇窗開著,說明蔣介石可能由此越窗而逃。劉多荃師長在華清池門口接通了張學良的電 話,向他報告蔣介石逃跑的消息。張學良也捏了把汗。就在這時,孫銘九前來報告,說是一名士兵在後山牆下發現一隻鞋子,表明蔣介石可能翻過牆頭上山去了。 “搜山!”劉多荃下了命令。
  東北軍沿著驪山西北麓,開始搜山。此時,東北軍的士兵們才從長官那裡得知,搜山是為了搜蔣介石,並嚴格規 定,絕對不許傷害蔣介石——士兵們終於明白此次行動的真正目的。誰活捉蔣介石,賞錢一萬元。士兵們紛紛踴躍搜山。在半山腰,二營八連的班長陳思孝抓住一個 蔣介石侍衛。孫銘九聞訊,疾步趕了上去。那侍衛在寒風中哆嗦著,但不肯講出蔣介石在哪裡。事後才知,此人是蔣介石的貼身侍衛、侄兒蔣孝鎮。
  孫銘九用手槍對著蔣孝鎮的腦袋,逼問蔣委員長在哪裡。蔣孝鎮雖仍不肯講,但無意朝山上斜乜了一眼。孫銘九敏銳地察覺,就指揮士兵朝他眼睛所瞟的方向追 索。沒多久,陳思孝在前面大喊:“報告營長,委員長在這裡呢!在這裡呢!”孫銘九飛步奔去,見到蔣介石從一山洞里出來,正扶著洞口的岩石站著。此時,天色 微明。
  蔣介石光著腳,光著頭,上身穿一件古銅色綢袍,下身穿一件白色睡褲,顫巍巍立在朔風之中。事後,才知是蔣孝鎮背著他上山,避於山洞之中。
  蔣介石此時尚在雲里霧中。他不知突襲華清池行轅的是什麼部隊——他最擔心的是紅軍發動襲擊。於是他問道:“你們是哪裡來的?”孫銘九立即答道:“是東北 軍!”蔣介石一聽,鬆了一口氣,馬上就說:“哦,你是孫營長,孫銘九。”孫銘九很驚訝,蔣介石怎麼會知道他的名字?蔣介石解釋說:“有人向我報告過。”緊 接著,蔣介石誇獎他道:“你是好青年!”蔣介石的言外之意是說,雖然有人“報告”,但講的是好話。孫銘九繼續說道:“是張副司令命令我們來保護委員長的, 請委員長進城,領導我們抗日,打回東北去!”
  “你是同志,就開槍把我打死算了。”孫回答說:“我們不開槍。我們只要求你領導我們抗 日。”蔣介石仍坐在大石上,結結巴巴地說:“把張少帥叫來,我就下山。”“張少帥不在這裡,城裡的部隊已起義,我們是來保護你的。”蔣介石聞此似乎感到放 心多了。孫銘九請蔣介石下山,蔣介石說:“我腰痛不能走!”要求派一匹馬送他下山。“這裡沒有馬,”孫銘九說,“不過我可以背你下山。”他在蔣介石前面蹲 下。蔣介石猶豫了一會就同意了,吃力地趴在這個年輕軍官的背上。他們就這樣在軍隊衛護下下了山,等僕人送來他的鞋子,孫銘九把蔣送上一輛敞篷轎車,車牌號 為“1577”。
  在車上,孫銘九坐在蔣介石左邊,唐君堯坐在蔣介石右邊,前座坐著司機和副官長譚海。在許多輛載著東北軍士兵的大卡車護 送下,小轎車朝西安城進發。國民黨洛陽空軍分校校長王勛得知蔣介石在臨潼被扣,急派飛行組長蔡錫昌駕駛小型教練機“北平”號,直飛臨潼,冒險降落在臨潼城 外公路上,企圖“救駕”,飛機剛一著陸,便被十七路軍裝甲團扣留。車隊駛入西安城,直奔綏靖公署新城大樓,蔣介石便被扣押在大樓內東廂房。與此同時,隨蔣 介石來西安的南京軍政大員蔣作賓(內政部長)、陳誠(軍政部次長)、衛立煌(豫鄂皖邊區綏靖主任)等,也被扣押在西安招待所。
  楊虎城將軍衛兵王志屏回憶:蔣向衛兵“借”錢買紅糖
  2005年5月23日,時年楊虎城將軍的衛兵王志屏接受了《鄭州晚報》專訪,首次披露了“西安事變”中一些鮮為人知的細節,扣蔣前夜曾停電、耳聞張學良蔣介石爭吵聲、目睹楊虎城給母親下跪……闡明瞭一些史實,也從一個側面披露了楊虎城將軍鮮為人知的精神世界。
  扣蔣前夜曾停電
  鄭州晚報:作為楊虎城的衛兵,張學良、楊虎城對蔣介石實行“兵諫”,您事先知情嗎?   王志屏:不知道,事先沒有任何人說起過。現在想起來,這種事應當算是高級軍事機密,普通士兵和軍官是不會知情的。
  鄭州晚報:西安事變前您看出什麼徵兆沒有?
  王志屏:沒有什麼徵兆。但在“雙十二事變”(即指西安事變)前一天晚上,我在西安皇城新城大樓內負責守衛,當時突然停電了,我剛想問問怎麼回事時,楊虎城的隨從副官王華亭趕緊上前制止,不讓管這事兒。然後衛士隊進行了分工,我被分在新城大樓的樓後進行守衛。
  敬禮時老蔣嘀咕了一句
  鄭州晚報:在12月12日“兵諫”時,您的具體分工是什麼?
  王志屏:(當年12月)12日早晨,我和衛兵朱子明、上官克勤3人接到指示,有重要客人將來新城大樓,我們被命令守衛在新城大樓門口,其中朱子明和上官 克勤站在正門口,我站立在偏門口。原以為客人要從正門進,誰知來客卻走了偏門,當時一見到那個重要客人,我的心裡就咯噔了一下,為啥呢?因為客人正是蔣介 石,當時他穿著長袍,腳上沒穿襪子,光著頭,也沒戴帽子。他的身邊還有幾名衛兵緊緊跟隨,看到他走來,我下意識地敬了一個軍禮,只聽他嘀咕了一名,那句話 因為說得小,自己沒有聽清楚,可能是“不要緊”,也可能是“不要敬禮”。後來,才知道他被張學良和楊虎城扣押起來的。
  耳聞張蔣爭吵聲
  鄭州晚報:“兵諫”過程中,張學良、楊虎城兩位將軍和蔣介石怎麼交涉的?您聽到什麼動靜沒有?
  王志屏:雙十二事變當天上午,張學良副司令(當時蔣介石親任西北“剿匪”總司令,任命張學良為副司令——記者註)走進了新城大樓,當時我就在門口站崗。 我戴的有槍套,可像許多衛兵一樣,沒有把槍放在槍套里,而是插在腰間皮帶的前面。走到我面前時,張學良副司令還拍拍我的肓膀,告誡我說:“把槍裝進槍套 里,不要別在胸前,你們給委員長送東西時,委員長把你們的槍拔去自殺了怎麼辦?”我趕緊按張學良副司令的命令,把槍裝進槍套中。緊接著房間里就傳來張學良 副司令和蔣介石的爭執聲。 (老人頓了頓,好像在回想)
  爭執情況是這樣的:先是張學良副司令的聲音叫了聲委員長,接著是蔣介石的聲音 說,既然這樣子了,你不要叫我委員長,把我槍斃好了。張學良副司令的聲音說(好像趕緊遞上來了一張紙)說,這是八項政治主張,只要委員長在上面簽了字,就 還是我的委員長。有人拍起了桌子,蔣說,讓我簽字,除非把我槍斃了!接著張副司令說到了東北失陷,熱河棄守,就是蔣指示的結果。蔣介石還擊說:我讓你棄守 你就棄守了?張副司令聞言很惱怒地說,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,當時棄守就是服從你的命令造成的。接著就是兩人爭吵,聲音越吵越高。
  鄭州晚報:當時楊虎城將軍在場嗎?他說了什麼?
  王志屏:12月12日那一天,楊虎城主任並沒有露面。楊虎城主任是13日下午才去見蔣介石的。當時我已輪崗,不在門口,沒有聽到楊虎城主任和蔣介石說的話。在新城大樓被扣押兩天后,蔣介石就被轉移到了高桂滋的公館,當時張學良也住在高公館內。
  蔣向衛兵“借”錢買紅糖
  鄭州晚報:在西安事變後,您和哪些人看押過蔣介石?蔣介石有哪些表現?
  王志屏:當時負責看押蔣介石的人輪換班。我那一班人中,除了我之外,還有兩個人,一個是朱子明,另一個就是上官克勤。當時楊虎城的勤務兵有升娃(楊鴻升)、雞娃(蘇廷瑞),楊虎城的隨從副官是王華亭、王金鰲等。
  一次,他叫衛兵朱子明說,想以私人關係借兩毛錢,然後買點糖吃。朱子明就讓我去拿,我找到王華亭副官說明情況,從大廚房裡拿來了一包糖,這包糖足有20 多斤。送到蔣介石面前時,他卻堅決不用,說借兩毛錢是私人感情,決不想沾張學良和楊虎城軍營裡面的公用物品。我們退出來將情況反映給王華亭。王華亭說,你 們也真笨,找點紙,包一點糖,就說是用兩毛錢買的不就行啦。兩人依言照辦,蔣介石果然沒再推辭,將糖放入水杯中喝下。
  孫銘九先生回憶“西安事變”和周恩來
  “蔣介石被抓以後,張學良要我立即通知東北軍政治處處長應德田,把當時在東北軍的黨代表劉鼎同志找來,共同起草電報,向中共中央報告蔣介石已抓到的情 況,請黨中央馬上派代表團來西安共商抗日救國大計,並特別邀請周總理當代表團團長。就在事變發生以後,南京政府以何應欽為首的親日派,乘機打著營救蔣介石 的幌子,企圖派兵討伐張、楊,轟炸西安,欲置蔣於死地然後取而代之;社會上的各界人士出於激憤,也紛紛要求殺掉蔣介石。”
  “另外,東北軍、西北軍內部也有一些人投靠南京政府。面臨著這樣一個錯綜複雜的緊張局勢,如何處置蔣介石才有利於國家和民族的安定?張、楊並沒有明確的方 針和認識,許多重大問題都等待著周總理率代表團到來後研究解決。就在這個關鍵時刻,黨中央、毛主席答應了張學良的請求,派周總理和葉劍英、秦邦憲等同志作 為代表團來西安談判。十二月十六日,周總理等從保安飛抵西安。
  “那時,我是張學良將軍的衛隊營營長,和張學良的一個副官長一起,負責保 衛代表團和周總理的安全。在和平解決‘西安事變’的日日夜夜裡,周總理真是廢寢忘食,嘔心瀝血。他一到西安的當天晚上,就聽張學良介紹情況。張學良對總理 說,蔣介石要逼迫我們東北軍和西北軍配合他的中央軍繼續圍剿紅軍,我們怎麼勸說都不頂用,反而揚言要調我們到福建去。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,我們只好實行 ‘兵諫’,把蔣介石抓了。”
  “張學良介紹情況後,就誠懇地征求周總理如何處置蔣介石的意見,並且一再表明他自己的觀點:抓蔣介石是為了 逼蔣抗日,只要蔣介石接受我們提出的八項主張,願意抗日,我們就放了他。聽了張學良的介紹,周總理根據黨中央、毛主席制定的關於和平解決‘西安事變’的方 針、政策,對張、楊的這一行動作了充分的肯定。他對張學良說,‘西安事變’要求停止內戰,一致抗日,確實符合共產黨和全國人民的要求。事變是為了要求抗日 救國而發生的,它將以西北的抗日統一戰線去推動全國的抗日統一戰線的形成。為了不使國內產生新的內戰,我們同意你的主張,只要蔣介石接受抗戰,我們完全同 意放蔣回南京。張學良將軍聽了周總理對國內外形勢的精辟分析,異常興奮,感到有了紅軍強有力的支持,天不會塌下來,心中的一塊石頭落地了。
  事變第二天,得知張學良護送蔣介石回南京的消息,“周總理一聽,頓時驚愕地問:‘幾時走的?’我說:‘有十多分鐘了。’周總理略帶著責備的口氣問:‘你 為什麼不早點來報告!’我說:‘我也是剛剛得到衛士的報告’。接著,周總理焦急地問我:‘現在有沒有汽車?’我回答:‘有車’。於是,周總理立即和我驅車 趕往機場想追回張學良。可是到達機場時,飛機已經起飛了。”
  西安事變後宋美齡哭求宋慶齡幫助“解決”
  1936年12月,西安兵變蔣介石不抗日被扣,生死不明,一下震驚了南京政府和宋美齡。南京亂成了一鍋粥,謠言滿天飛。宋美齡在情急之中,想到二姐慶齡能幫助自己,直接掛通了電話,美齡是哭著求二姐幫忙,請求協助解危釋放蔣。
  因為姐妹間十年沒有來往了:當年慶齡曾說過,她寧願看到小妹去死,也不願小妹嫁給老蔣。就在小妹嫁給老蔣的當年,蔣就發動了“四·一二”大屠殺,國共合 作破裂,政治離間了姐妹親情。慶齡當面答應幫忙,只有一個條件:蔣要順應潮流抗日。美齡也當場做了保證。這表明瞭宋慶齡對民族命運的關切遠超過自身的恩 怨,使小妹美齡大受感動。
  宋慶齡說辦即辦,她與中共及時進行了聯繫,說明瞭自己的意願。中共指定同國民黨高層接觸的代表潘漢年得到宋慶 齡的通知後去了南京。(為安全起見,他在南京前邊的一個小站下車,以防邀請他去的人叛賣他,也防國民黨親日派襲擊,因為親日派要除掉蔣介石,作為擴大內戰 的第一步。)據說,蔣夫人在南京接見潘漢年時懇求共產黨保證她丈夫的安全。
  西安兵變的和平解決,有力地促進了國共合作抗日的新局面。為抗日三姐妹摒棄政見重新走到了一起提供了契機。        
(綜合人民網、新華網、鄭州日報、大公網、《蔣介石日記》等報道及資料)
(編輯:SN054)
創作者介紹

手工傢俱

sw78swgvf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